李昂近期在报考每年仅有几席名额的中央美院的研究生,“我一直有看书阅读的习惯,中央美院一直是我的梦想学府,以前忙工作忙事业,梦想渐渐就躲在角落里了,现在我要重拾它。如果不考,我怕会有遗憾。我父亲为了理想一直奋斗到70岁,我也可以,给我女儿树立一个形象 。”李昂说。

  谈及目前的工作及生活状态时,李昂说:“我已经在考虑退居二线”。不惑之年,正当事业的高峰期,可他却会想到“退”……他的计划,总是超前、令人讶然。

  “人生只有40年的时间是掌控在自己手里的。前20年是父母的,60岁之后是子女的,20岁-60岁是完全由自己支配的。20岁到40岁奉献给了设计,后面20年,我要去为这个行业的人做更有意义的事情。“

  “厘百的设计品牌已经传播出去,她的体系也是完善的,每年产值都在持续递增,很健康。有朋友也问我,为什么不是把公司做大?厘百的未来是具备传承的。传承到对这个品牌与价值有更大发挥的接班队伍上。大,不是我们的目标,强壮、健康、长久,才是我们规划的未来之路。现在的我,有贤惠的妻子,可爱的女儿,幸福的家庭,我想要接受新的挑战并且为下一代年轻人做点什么,做点可以让大家感到自豪的事情。像我父亲一直是我的榜样,他是教授级技术专家,退休后仍被返聘,现在70多了还带着我母亲边传播技术边游历人生,两年前才真正退下来。看着他为他的事业付出的努力、热爱,看着他精彩的 人生,我也期望为自己的孩子做一个榜样。”

  随行的朋友说李昂40岁的年龄20岁的模样。他是有理想、有激情更有坚持的一类人,也是当下社会“老男孩”的一种缩影。正如李昂设计师品读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所感:所谓境界,存在着广度与深度,而人间词话,评的是词,品的是人生。